听歌,想你的空气里,弥漫着我的心痛

“我吹过你吹过的晚风,那么我们算不算相拥……”

单曲循环这首歌,思念一个人的空气里,都仿佛弥漫着心痛,有的大道理,不是不懂,也不是不想放下,只是……

多少个日夜,一边思念,一边心痛,脑海中闪过无数个念头,总是离不开“如果”,然而现实从来不会给人重新来过的机会。

 

我唯一能期待的,大概就是我想你的这一刻里,能有那么一丝你的气息,乘坐着晚风来到我的面前。

有时我多么希望能看到你一眼,哪怕只是一秒钟,一瞬间,可当自己从想象中醒来,重新面对现在,依旧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这一首《错位时空》,道尽了错位的爱情,意识的美好,一个人的心痛,也只能一个人独自承受。

晚风中,寄存的不仅仅是你的气息,还有我的思念,让人避之不及。

早,放下不是放下,要放下的只是负担

最近的心情不太稳定,一直在想这是怎么了?

看了很多、想了很多、总结很多,终是执念

放下执念、放下期待、放下负担,这样才能快速前行

放下与放下不同

工作累了,我要不工作了吗?

生活累了,我要不生活了吗?

显然不是

要放下的只是负担,不是梦想,更不是行动

因为有梦想,就必须要有行动

如果没有梦想,那我的生活还有什么意义呢?

我的生活不能没有意义,所以也不能没有梦想,所以更不能没有行动

所以我要放下只是负担而已

一个期待、一个执念、所有不是自己能决定的东西

因为不是自己决定的,所以那些不重要

重要的是我的梦想是什么,我想做什么,我喜欢做什么,我做了什么,我在做什么,我还要做什么?

仅仅为了梦想而努力,尽人力,听天命,做自己,顺其自然!

坚持,成为心目中那个最好的自己

那些能成大事儿的年轻人,都具备哪些特质呢?

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共性?

有的人,头脑和履历都非常优秀,可是走着走着却慢慢变得平庸。

而有的人,一开始并不特别起眼,十几年后,却做出了很大成就。

他们身上确实有一些共性。

 1 —    拥有强烈的好奇心

你所能拥有的一切,都源自于探索;而探索的动力,都源自于好奇。

我们每一个人,在孩童时都具有强烈的好奇心。

这是什么?那是什么?为什么是这样?为什么不能那样?

为什么会打雷下雨?为什么有冬天夏天?

为什么苹果会落在地上?

为什么井盖是圆的?

为什么印加人只有语音没有文字?

为什么“陕西”的汉语拼音是“shaanxi”,而不是“shanxi”?

……

可是,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,很多人都丢失了自己的好奇心。

而那些能成大事儿的人,往往都保持着童年那种强烈的好奇。

正是因为这种好奇,驱动他们离开舒适区,获得更多新知识,不断拓展自己的边界。

没有好奇心的人通常不太愿意动脑子,他们满足于待在舒适区,只做自己擅长的事情,不断重复过去的工作,活在过去的荣光里。

而拥有好奇心的人,就像一块海绵。不断吸收新的知识,获得更大的成长。

他们总是关心,更优秀的人是怎么做这件事儿的?这件事儿还能做得更好吗?这件事情背后的运行规律是什么?

听到跟自己意见向左的观点,他们的第一反应不是反驳,而是产生强烈的兴趣:咦?还有这种操作?他为什么会这么想?这背后有什么合理性?

即便遇到让自己利益受损的事情,他们的好奇心也会压倒愤怒,去思考这个问题背后的逻辑是什么?解决问题的关键变量是什么?最优解法是什么?

只要有所收获,他们就会获得巨大的满足。

因为拥有强烈的好奇,所以他们在追求成长的道路上,永不止步。

也因此,他们总是乐意接受更大的挑战。

字节跳动(旗下有今日头条、抖音等app)的CEO张一鸣就是一个拥有强烈好奇心的人。

他曾在采访中说,他刚刚参加工作时,虽然只是一个程序员,但是只要产品上遇到问题,他都会参与。即使有很多人告诉他,这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。

这都源自于他的好奇和兴趣,而不是公司的要求。

慢慢地,他积累的技能越来越多,成长的速度越来越快。从带一个小组,到一个小点的部门,再到一个大部门,后来出去自己创业。

好奇心,是驱动一个人进步的最大动力。

也是我们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保护的最大财富。

它源于对自己知识缺口的敏感,以及填补缺口的强大动力,和不断填补的巨大成就感。

那,如果已经丢失了孩童时的好奇心,我们还能再捡起来吗?

当然可以。

当你对做一件事情缺乏兴趣的时候,试试把内心的独白从“这很无聊”,“这有什么用啊”,改成:

“我好奇如果我这么做了,会怎么样?”

这是一个神奇的问题,也许能够帮你化“无聊”为“有趣”。

 2 —    面对不确定性,选择拥抱而不是怀疑

大多数人宁愿拥有一个铁饭碗,一辈子旱涝保收。

也不愿意踏出舒适区,拥抱一点不确定性,承担一点风险。

人们厌恶不确定性,是因为厌恶不确定性背后巨大的风险。

但是,不确定性背后,除了巨大的风险,也可能是巨大的收益。

能成大事儿的人,在面对不确定性时,有不同的风险观。

他们并不是承担风险的能力更强,而是看待风险的视角不一样。

他们不仅会把失败的损失看作风险,也会把错过的发展机会看作风险。

所以,在面对不确定性时,他们更容易选择拥抱,而不是怀疑。

因为拥抱比怀疑,永远多一次机会。

曾经有一位读者留言说,自己36岁,步入中年,要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,特别慌,怎么办?

为什么会慌?

因为害怕失去。

人到中年,除了上有老下有小,还有没还完的房贷和车贷。

现金流不敢断,也不敢轻易离职,更别说换一个全新的行业了。

中年人的慌张,我特别理解。

但是能成大事儿的人,也许并不是这么想的。

他们会去思考:难道保持现状就能避免风险吗?未来行业会不会下行?项目会不会进入瓶颈?不去新行业的机会成本有多大?

除了慌张,他们能够把不确定性转化为自己的优势。

他们会主动学习领域之外的知识,了解和自己领域无关的业务。

然后做好准备,在适当的时机,进入一个全新的行业。

在面对不确定性的时候,他们会选择主动拥抱不确定性。

他们甚至会兴奋,相信未来有无限可能。

事实上,世界变化的速度越来越快,不确定性就像空气一样,几乎永远存在。

在可承受的范围内主动拥抱不确定性,对我们来说,是很有好处的。

塔勒布的畅销书《反脆弱》,说的就是这件事儿:如何从不确定性中获益。

平时养尊处优,偶尔饥寒交迫一次,接受一些不确定性的小刺激,身体反而会发挥冗余机制,变得更强壮。健身其实就是这个道理。

能成大事儿的人,在面对不确定性时,更容易选择拥抱,而不是怀疑。

因为拥抱比怀疑,永远多一次机会。

他们会把错过的发展机会也看作风险。

 3 —    相比赚钱,他们有更大的目标和想象力

一些优秀的年轻人,毕业的时候偏向于选择去国企、银行,因为能解决北京户口,或者享受买房福利。

这无可厚非。

在一线城市,能够有房有车有户口,已经是很多人想象中很好的生活了。

但是你会发现,那些能成大事儿的人,他们的目标和想象力远不止于此。

他们会发自内心地觉得,长远来看,只要我能够创造巨大的价值,那么车房户口,早晚都会有的。

这些都只是附带品。最关键的是,我要不断成长,积累自己的价值,让自己变得稀缺,有能力去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所以,他们不会在乎刚毕业几年的收入,他们在乎的是眼前的工作是否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成长。

相反,如果刚毕业的时候,你的目标就是在北京买一套房,早日攒齐首付。

那么你可能就会想尽办法赚钱、攒钱。你的一切决策,都聚焦在首付上。

一个兼职,哪怕没什么成长,只要能赚钱就去做。

一个有价值的培训,但是要花不小一笔钱,那就选择放弃。

一个很好的工作机会,短期收入不高,但是长期可能有巨大收益,不确定性太大了,还是算了吧。

……

几年之后,这样做确实攒了不少钱。

看上去虽然赚了,但可能是亏的。

因为你放弃了不少成长的机会。

这个世界很奇怪,你冲着钱去,却往往赚不到钱。

这个世界也很公平,你选择了赚小钱,就反而赚不到大钱。

所以想要成大事儿,就要有更大的目标和想象力,专注于创造价值,而不是创造财富。

赚钱,只是一个顺带的结果而已。

 4 —    延迟满足,极度自律

在接受《财经》杂志采访时,张一鸣说:

我最欣赏自身的特质是延迟满足感,而最大的延迟满足感,是思维上的。

我比较保守,比如很多公司花钱都是为了再融资,而我总是预留足够的钱。保守的本质是因为我很相信延迟满足感,如果一件事你觉得很好,你不妨再往后delay(延迟)一下,这会让你提高标准,同时留下了buffer(缓冲)。

很多人人生中一半的问题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——没有延迟满足感。延迟满足感本质是克服人性的弱点,而克服人性的弱点,是为了更多的自由。

以前我的投资人建议,你应该尽快推广,但我觉得不ready(准备好)就会一直不做。事实上直到你的竞争对手发力之前,都是你的窗口期。

华为就是一家懂得延迟满足感的企业,他们花了大力气在研发上,这些都不是短期见效的事。

能够延迟满足的人,往往极度自律。

今天空出来了2个小时,是选择学一些新技术提升自己,还是玩一会游戏获得即时快感?

延迟满足的人,会选择提升自己。

来戈壁徒步,走到一半坚持不下去了,是选择坚持走完,还是“算了,就到此为止吧。”

延迟满足的人,会选择坚持走完。

今天是运动日,该去跑步锻炼了,但就是不想跑,怎么办?

延迟满足的人,会说“今天不想跑,所以才去跑”。

能够延迟满足的人,坚持长期主义,他们要的是未来的收益,而不是今天的快感。

在这个世界上,要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,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很平淡,很枯燥的。

高光时刻只有取得阶段性成果的那几秒而已。

就像去走戈壁。

去之前,你可以说你的内心被一种东西牵引着,你向往苍茫的戈壁。

但是,当你真的走在戈壁上的时候,你会发现,哪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你。放眼望去,全是沙石。

哪有什么“大漠孤烟直”的意境,更别说什么移步换景了。

就算你徒步5个小时,景色也一点变化都没有。

荒无人烟。

你所能做的事情,特别枯燥,就是迈完左脚,再迈右脚。

在这种时候,如果你懂得延迟满足,坚持长期主义,你就会不断鼓励自己,坚持走下去。

延迟满足,能够让你在日复一日的枯燥中,不至于选择放弃。

那,怎么才能做到延迟满足?

当你觉得一件事情完成得特别好,准备见好就收的时候,不妨再等一等,看看后面是不是还藏着什么惊喜。

当一件事情对你很重要,但是你又不想做的时候,不妨告诉自己:我先做10分钟试一试,看看会怎么样?

一旦你真的去做了,你就会发现,其实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痛苦。

 5 —    不怕犯错,善于自省

很多人不愿尝试做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,有一个原因是:害怕犯错。

他们认为犯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,这代表自己的能力不行。

但是,能成大事儿的人,并不会这么想。

他们会认为,只要不是什么致命错误,犯一些小错,反而是值得高兴的事。

因为又有机会可以提升自己了。

他们会从错误中学习,以便下一次能够做得更好。

他们并不害怕别人觉得自己能力不行。

他们反而会大方承认,是啊,我现在就是能力不行。但只要我不断总结和提升,我总有行的那一天。

他们懂得:成功,要多从外部找原因。而失败,要多从内部找原因。

不怕犯错,善于自省,不断改进。

这样的人,没有天花板。

最后的话

拥有强烈的好奇心,这决定了你会不断拓展自己认知的边界。

敢于拥抱不确定性,这能让你有机会碰到大机会,获得更大的成功。

有更大的目标和想象力,这决定了你在面对短期收益的时候,不会固步自封。

延迟满足和极度自律,这决定了你在日复一日的枯燥中,有耐心走完全程,不至于中途放弃。

不怕犯错和善于自省,这能让你不断升级迭代,你的成长会比别人更快。

希望我们都能不断成长为心目中那个,最好的自己。

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,人到底为什么而活着?

这可能是所有人都追问过自己的一个问题。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,人到底为什么而活着?当然,这个问题肯定是没有标准答案的,可能你会觉得很失望,既然没有标准答案,那还讨论它有什么意义呢?但实际上,你明白人生是没有终极的意义,标准答案,这件事本身就非常有意义,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们从几个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。

首先,关于人生是否有意义的问题,我们更进一步追问,就会变成,人生有没什么终极的意义,其实对于这个问题,我们可以反过来想,如果所有人的人生都有一个终极的意义的话,那其实也就意味着每个人的人生都失去了意义,这个其实不难理解。比如人生的意义就是“及时行乐,享受生活”,那就没有人会真正奋斗了,因此奋斗的人生就变得没有意义。如果人生的意义就是“为了人类共同的幸福而奋斗”,那每个人的“诗和远方”就会变得没有意义。所以,如果人生有一个确定的终极的意义,那么其实我们所有人就失去了选择的自由和无数的可能性,那这样的人生还真的有意义吗?

所以,正是因为人生没有终极的意义,或者说统一的标准的答案,每个人的人生才具有意义,这和存在主义的价值观是一脉相承的。人在任何情况下,都拥有自由创造人生意义的权力,人拥有绝对的自由,而这种自由可以赋予我们的人生意义,这是存在主义思想积极的一面。

其次,明白了人生的意义是不确定的,是依赖于自己创造的这一点很重要,那我们应该如何去寻找人生的意义呢?存在主义哲学家加缪说:唯一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,只有一个,那就是自杀。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奇怪,但其实很深刻。因为,当我们问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的时候,也就是在问:我们为什么而活着?我们为什么活着这个问题,其实我们也可以从反面来问自己:我们为什么不立刻自杀呢?当我们回答了“我为什么不立刻自杀”这个问题的时候,其实我们就找到了我们当下的人生意义,所以加缪说:真正严肃的哲学问题,只有一个,那就是自杀。通过这个问题,我们可以找到自己人生的意义,自己存在的价值。

有一位奥地利的犹太人维克多・弗兰克,二战的时候他被关进纳粹集中营,经历了地狱般的磨难后侥幸逃生之后,他成为了一名心理学家。他在治疗的时候经常会问病人:“你为什么不自杀?”因为借助病人的回答,他就可以帮助病人构建自己的人生意义。

假如你的回答是:

“我不想死,是因为我还想到处旅游,享受生活”

“我不想死,是因为我不能让父母伤心”

“我不想死,是因为我还没有谈过恋爱”等等。

那么,这些答案就是你现在的人生意义。哲学家海德格尔说“向死而生”,其实也是有类似的意思,当我们面对死亡的时候,我们会更明白,什么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,而这正是通向你人生意义的道路。

最后,虽然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人生意义,但是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里面,人生是痛苦的,因为我们永远在追求人生意义的路上,停不下来。这种对人生意义的不断追求,是人的意识自由的本质,意识是绝对自由的,就像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一样,我们永远在追求什么,成为什么,但是永远都找不到那个确定的人生意义,这是萨特存在主义哲学悲观的一面。但是,就像罗曼·罗兰说的: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哲学家加缪说,这个世界是荒谬的,人的存在就是一种偶然。

在加缪的《西西弗神话》里面讲了一个古希腊神话,说的是西西弗被众神惩罚,必须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。但是石头一到山顶,马上又自己滚下来。西西弗必须再次重复这个痛快的过程,一直到永远。加缪用这种方式,来隐喻我们的人生只是在痛苦中重复,但加缪同样说,西西弗的胜利在于,他意识到了这种荒谬,他可以不再是生活的奴隶,而成为了自己的主人,虽然他无法改变处境,但他内心是充实的,他可以在荒谬的世界中找到自己的幸福。

哲学家维特根斯坦说:人生问题的答案,在于对这个问题的消解。当我们年轻的时候,我们会不断追问自己为什么而活着,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,而当我们年长了之后,就不会再问了,不是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答案,而是因为我们可能不再需要这个答案了。

让你最累的不是身累,是心累,听会歌!

听会歌,调整一下,别第一步还没完成,就累的不行了!

合适的人生位置,既不靠近钱,也不靠近权,而是靠近灵魂;真正的幸福,既不是富贵,也不是凡事都对,而是问心无愧。

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喜欢的生活方式,无须过多的去干涉或者去点评他人的生活方式好与不好。这个世道里的太多人喜欢站在高处去审视别人的人生,却从未能够尽可能地去感同身受。

有些东西,你可以计较,但别过甚,多了会磨损心性;有些痛苦,你可以沉浸,但别太久,长了会消减斗志,迷失你的方向。

生活不可能把所有你喜欢的所有都安排到你身边,生活交给你厌见的一切,是怕你失去了看清世界的能力。

世间所有的相遇,都是一种偿还,所有的经历,都是最好的安排,所有的发生,都有因果定数,得到是幸运,失去也是难得的成长。

受挫一次,对生活的理解加深一层;失误一次,对人生的醒悟增添一阶;不幸一次,对世间的认识成熟一级;磨难一次,对成功的内涵透彻一遍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想获得成功和幸福,想过得快乐和欢欣,首先要把失败,不幸,挫折和痛苦读懂。

很多时候,当我们把自身变得更优秀时,那些困扰你的问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,所以,不要把情绪集中在那些无用又暂时无法解决的事情上。

SaaS的获客分析,记录一下,有空自己再深入研究

一个成功的SaaS,必须实现获客、留存和增长这三个过程的闭环,就像下面这张图所示的那样。SaaS的商业运营逻辑表现为:如果获客质量较差,留存就困难;留存没做好,增长也没法实现。最后的结果是因为品牌或口碑受损,又反过来使获客变得困难,很多SaaS公司都落入这个怪圈。

虽说获客、留存和增长这三个过程都很重要,任何一个环节掉链子,所有努力都将前功尽弃。但是相对来说,与公司收支关联最大的还是获客。因为获客既关乎收入,也关乎成本(CAC),获客还是增长的基础和启动点。

现实情况是,很多SaaS公司投入巨大的营销和销售成本,不但没有实现系统化的获客能力,资金也很快消耗殆尽。更麻烦的是,由于所获客户的流失率居高不下,所以增长也只能停留在口头上。

虽然我们都知道,破解这一困局的关键在于获客。那么,对于SaaS来说,究竟什么是获客,获客的目的又是什么;获客逻辑是什么;怎样才能成功获客… …。

如果这些问题没想清楚,获客就是空谈;留存和增长也都是没影儿的事。

01

什么是SaaS的获客

目前“获客”是个炙手可热的话题。但究竟什么是获客,在不同的行业和领域中,对获客的理解并不一样。

获客不就是签单吗?对于toC来说获客的含义很宽泛,各种吸引顾客的活动都算是获客。比如一家美容机构,只要能把顾客吸引来,即使该顾客只消费10块钱,那也算是成功获客了。

如果SaaS也像toC那样,与客户只有一次或少量交易,那么大部分SaaS公司都得破产。

对于SaaS来说,签单不等于成功获客,所谓成功获客只是SaaS获客的基本标准。按照SaaS获客标准,之前已签约的客户,未必是达标的获客,甚至都算不上是获客。因为不达标的获客,很可能是一笔亏损的交易,即可能CAC>LTV。

只有高质量的成交才算是达标的获客。所谓的高质量成交,指的是不但与客户签约,还要求所获客户具备持续订阅的意愿。

所以,SaaS获客的目的不是签约,而是为了获取更多客户终身价值(LTV)

以前我们谈到过:高质量成交、高价值合同、高质量获客和客户持续使用意愿等概念,对于获客标准来说,这些概念是同一回事。

现在的问题是:怎样才能达到这样的获客标准?

02

SaaS的获客逻辑

我们已经知道,ToB的销售界主要有三种销售类型:产品型销售、解决方案型销售和价值型销售。相应地,获客也有三种模式:靠产品获客模式、靠解决方案获客模式和靠价值获客模式。通俗讲,所谓获客逻辑,就是潜在客户因为什么会购买你的SaaS服务。

实际上,无论采取何种获客模式,最后都会归结为价值获客。也就是说,获客能否成功,主要由客户的感知价值决定所谓客户感知价值,是指客户认为的价值,而不是SaaS公司自我标榜的价值。

也许你会说:客户自认为的不是事实。其实是否事实根本不重要;重要的是,客户认为你的SaaS没价值,那就是没价值。如果我们把客户感知价值进行量化,它可以表示为:

客户感知价值=SaaS提供的实际价值x客户认知

所以你看,如果客户认知为零,那么客户感知价值也等于零,成功获客就不可能发生。

我们可以进一步把决定成功获客的客户感知价值展开,就能发现成功获客的关键要素:

SaaS提供的实际价值=产品价值+市场人员贡献的价值+销售人员贡献的价值+实施人员的交付价值。

所以,客户感知价值=(产品价值+市场人员贡献的价值+销售人员贡献的价值+实施人员贡献的交付价值)x客户认知

这个公式虽然只有两组变量:组合价值和客户认知,但是却能解释很多困扰我们的问题。比如:为什么类似产品的客单价会有很大差别?为什么在大公司做销售更容易?两家SaaS公司的产品类似,为什么经营差距会很大?两家产品类似、客户群相同的SaaS公司,续费率为什么会有差别?

总之,换一个立场看问题,对获客的理解将变得完全不同。以前我们认为能成功获客,完全是由于我们的产品有价值,这当然不无道理,因为SaaS提供的实际价值是获客基础。但是站在客户的角度看,我们成功获客,完全是因为客户感知价值的作用。

所以我们的结论是:客户感知价值越大,成功获客的概率也越大,获客的质量也越高。

03

SaaS应该怎样获客

理解了SaaS的价值型获客逻辑,特别是客户感知价值的概念;组织获客也就没那么困难了,至少知道会从哪些方面入手。

从客户感知价值的表达可以看出,它是由两个维度决定的:即一系列价值组合的价值维度和起倍增作用的客户认知维度。下面通过对这两个维度的拆解,对应到具体的获客组织和任务中。

从SaaS提供的实际价值组合中能够看出,整个获客过程至少包括了:产品运营、市场、销售和实施交付这四个团队,每个团队的工作输出产生了SaaS的实际价值,这些价值累积到一起,就是SaaS提供的价值。这个过程如下示意图所示。

但实际上,绝大部分SaaS公司都配置了这四个岗位,而且有的公司在配置人数上还相当多;那么,为什么SaaS产生的价值,看起来还是那么单薄呢?

从客户感知价值的内容上可以看出,所谓获客的过程,其实就是价值的产生和传递过程。这个过程中有三个关键因素会影响价值的产生和传递:一个因素是SaaS的价值有没有和有多大;另一个因素是每个业务团队专业水平的高低,会影响价值的产生;最后一个因素是各个专业团队的价值协作程度。

也就是说,SaaS提供的价值是一个累积和综合的过程。无论是价值产生、还是价值的传递,完全是可以自我主导的。

从获客过程我们也可以看出,获客并不是某一个部门的事,也不可能依靠某个工具或绝招就能实现。比如说,公司不能把获客的希望完全押宝在市场部;至于押宝在某些获客工具或某个方法上则更不靠谱。

我们再来看客户认知这个维度。虽然我们不能直接改变客户的认知,但还是可以通过专业度、品牌、口碑传播、成功案例等途径,影响到客户的认知。客户认知这个变量,既可以使SaaS的价值衰减,也可以使其得到放大。也就是说,在同一个SaaS领域内,客户认知是可以量化的。比如我们常说的品牌溢价,其实是客户认知的放大作用。虽然目前国内的SaaS还没什么品牌,但是客户认知是存在的。

SaaS获客的目的并非是为了成交,而是为了产生更大的客户终身价值(LTV)。前面文章我们已经说过,一个客户的LTV大小,在签约后交付那一刻也就基本确定了。因为在这一时点上,客户的感知价值是最大的,否则也不会签约。也就是说,客户感知价值的高低,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客户会订阅多长时间。

当然,获客质量只是增加客户LTV的充分条件,一个客户的实际LTV高低,还取决于客户留存过程中,CSM所做的工作。

知我者谓我何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!

能让自己烦恼、困扰的,都是自己在乎的;

能让自己心神不宁、乱了分寸的,都是让自己牵挂的人。

正所谓“知我者谓我何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”。

以和气迎人,则乖渗灭;以正气接物,则妖氛消;以浩气临事,则疑畏释;以静气养生,则梦寐恬。

可以坦然地面对挫折,可以更细腻地品味生活,可以更理智地面对诱惑,可以在一贫如洗时悠然自得,可以在富贵乡里拥抱贫穷,以平和的态度去看待这个世界,去看待众人。

内心强大的人,不必色厉内荏,外强中干,甚至可能外表儒弱,但是内心坚强。

内心强大的人,一定是有自己坚定信念的人,这种信念不是口头上的,而是发自内心深处;不仅仅是在知识上的,而且带有深厚情感,有着丰富的人生阅历以及广阔的视野。

内心强大的人,也就是真正有思想的人。这样的人,即使身处世俗世界里的所谓逆境,他的内心也是平和的,自信的,且是充满快乐的。

因为他的世界不再只是世俗世界,他还有自己独有的完美的内心世界,在这个世界里,他有自己的幸福标准与快乐标准,在这个王国里,他享受着别人无法享受,且无法理解的幸福与快乐。